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经济 > 正文

三孩新政落地不换房指大热 你家的儿童房还够用吗”

时间:2021-06-11 10:29:39    来源:第一财经    
二孩政策实施多年来,“你家的儿童房还够用吗”常常困扰着多子女家庭,如今三孩新政落地,花式“不换房指南”迅速成为儿童家居从业者关注的话题。

《半月谈》在微博发起的一项“你有没有‘生育焦虑’”调查显示,近10万人参与投票,仅4%表示“毫无压力”,在多数网友的评论中,很大一部分忧虑来自住房。对于有意愿的家庭而言,多一个孩子不仅仅多一口饭、多一张床,也可能多一间房、换一套房,直接挂钩居住空间的提升。

在本周落幕的设计上海(Design Shanghai)上,不少儿童家居企业都摩拳擦掌,一边带来最新力作,一边观望新政下的市场情绪。儿童家居品牌集合店FINE LITTLE HOME带来童趣造型树屋床,比利时进口纯手工打造,提供33种颜色定制;环保玩具品牌AVDAR带来开放式展览,攀爬架和木质玩具人气不减;2018年成立的UFOU则聚焦孩子的学习场景,推出一系列摩登而温馨的儿童学习家具。

三孩政策是否会刺激住房需求,继而利好相关的家居、设计板块?从一孩、二孩到三孩,适用周期的延长是否要匹配更多元化的设计?“这两天大家都在聊,我们的研发部已经行动起来了,但目前没有明确下一步要怎么走。因为三孩拉动的效果短期难预计,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。”吱音企划总监Alice告诉第一财经。

在创立品牌的第五年,国内原创设计代表之一吱音推出儿童品牌枝芽,受到一批爱生活、懂审美的年轻父母欢迎。Alice认为,设计品牌的受众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,消费群体规模不大,因此受市场利好影响也有限。

模块化、多功能化产品受追捧

当孩子逐渐长大,不少家长都意识到,以前时髦的全屋定制落伍了。既能当床也能收纳、桌柜一体式,这些看似节约空间的设计,都在经年累月的使用中变得“僵化”,如果更换则需要全部拆除,耗费巨大。“每一年孩子都在变化,学龄前还是上学后,用不用电脑,这些需求都在变。很多人做了全屋定制都会后悔,因为一点点都改变不了,所有东西都是连在一起的。”PUPUPULA创始人、CEO张思川告诉第一财经。

家有二宝,张思川花了很多精力整理收纳,将更多空间留给活动。孩子们的朋友来做客,都会不解地问她:为什么你家什么(玩具)都没有,都放哪了?“我希望少买一点东西,能用得更久,能更多人用。”她留意到,不仅是儿童家居领域,针对成年人的设计也在发生改变,模块化、多功能化产品更受市场追捧。

在一二线城市,高昂的房价限制了多子女家庭的置换需求,考虑到更长的适用周期,格局可变化的儿童房近年受到青睐。年轻的父母也不像上一辈那样,期待一张床能从孩子1岁睡到18岁,他们愿意让儿童房自己“长大”,随着孩子睡觉、玩耍、学习的时间各不相同,各年龄段的侧重也在变动。

在大件家具的选择上,高低床往往是二孩家庭的首选。枝芽的“云堡床”则可分为一张半高床和一张单人床,帮助小家庭从一孩过渡到二孩。模块化的设计提供了不同高度,通过简单的调整即可应对新需求:作为半高床使用时,底部空间可以搭配储物柜,增加收纳面积;同时床板可以变身画板,方便孩子涂鸦画画。

在Alice看来,无论家里有几个孩子,都需要从功能和情感两方面来考虑家具所扮演的角色,尤其当孩子们为了“所属权”“边界感”产生争执或不悦时,设计的交流方式也需要调整。他们为此推出了一款“小大人椅”,顾名思义大人小孩都能坐,能给孩子提供一种平等对话交流的感觉。“3岁以上的孩子都有自己的想法,有些不希望被安排在卡通的儿童椅上,他们想跟大人平起平坐,渴望被平等沟通对待。”

机遇在下沉市场

2012年张思川第一次做妈妈,可预产期过了孩子迟迟不出来,剖宫产后又十天没有一点奶,初为人母,她就经历了挫败、困扰和沮丧。她想着做点什么,让亲子关系更自在,也让疲惫不堪的妈妈们轻松些。

几乎每个新手妈妈都会遇到,临到出门孩子却一拖再拖,自己大吼大叫、生气烦躁。张思川也是后来才醒悟,孩子小时候没有时间观念,与其说他们的拖延症与生俱来,不如思考是什么妨碍他们理解。于是,“小笨钟”成了PUPUPULA的第一款产品,上宽下窄形成斜面,让孩子不用费劲看时间;增设的分钟指示盘,方便准确读时;亚克力钟面相比钢化玻璃不易破碎,透光度好也更安全。

通过小小的设计巧思,孩子得以快速、低成本地学会看时间。第一批模具打出来后,张思川拿了一个挂在家里。“当孩子能读出7点15分的时候,我真有点想哭。他更自主了,我也更自由了一些。”作为两个小男孩的妈妈,在屡战屡败的育儿路上,她越来越坚定一个想法:设计是一种洞察,只有摆脱居高临下的家长式审美,才能真正为孩子设计,“让小孩做小孩”。

跟其他投身儿童设计的草根创业者不同,张思川是陌陌的联合创始人,在2017年离开董事会。由于“自带互联网基因”,PUPUPULA的H5小游戏曾刷爆朋友圈,罗永浩也大力推荐它的智能存钱罐,并称PUPUPULA“温暖、细致和想象力”,“是仍在学习中的中国制造和中国设计里的优秀异类”。

尽管如此,张思川透露,创业四年来已经烧掉五六千万元,今年开始回收成本。PUPUPULA下一步将布局电子产品,2019年他们设计了“小灯泡”、智能存钱罐,“未来这类设计会帮我们走进更多家庭,因为它们的购买成本低,靠床和书柜会走得更慢。”

她原以为PUPUPULA的用户集中在北上广深,事实上购买大件产品的多来自二三线城市,这可能跟一线城市的住房条件有限相关,而杭州、成都的居住环境更宽敞,消费观念也跟得上。

来自潜力市场的转向,也是吱音等原创设计头部品牌将要面临的转型。对本土原创而言,一二线城市增长放缓,未来的增量将来自下沉市场,这是需要提前借力电商平台去布局和积淀的。“假设三孩政策在三四线城市推进较快,他们对儿童家具的功能需求和审美,跟一二线城市不太一样,那么我们也需要去学习新的游戏规则。”Alice表示。

关键词: 三孩新政 不换房 儿童房 二孩政策

凡本网注明“XXX(非现代青年网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。

特别关注